P2P网贷行业三年五次延期,网贷备案还有望成功吗?

2019-08-09 来源:人人贷财富1120

近年来P2P备案一直都是大家所关注的话题,而P2P备案反复延迟也是一种常态。在2019年7月,P2P网贷行业备案再次落空了。再这样的环境下,网贷行业依然持续出清,而正常运营的平台数量已经下降不到900的数量。对于那些还在坚守的平台而言,P2P备案之路还能继续走下去吗?


人人贷


据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923家。6月,P2P网贷行业成交额为924.42亿元,环比下降4.20%,同比下降46.36%。2019年以来,行业成交额持续下降。


同时全国网贷成交额整体上仍呈下降趋势,其中,上海地区成交额降幅最大,环比下降6.22%;浙江地区成交额降幅相对较小,环比下降4.17%。


从平台平均成交额水平(平台平均成交额=总成交额/平台数量)来看,6月全国平台平均成交额为1亿元,上海、浙江和北京三地平台平均成交额均超过1亿元,其中,上海地区平台平均成交额最高,为3.15亿元;广东地区平台平均成交额与这三地差距较大,仅为0.58亿元。

三年以来备案已多次延期


2016年8月出台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网络借贷信息中介业务实行备案管理,这表明P2P网贷平台必须取得监管部门备案登记,才能成为真正的合法机构。同时,暂行办法给予不符合办法规定的网贷平台12个月的整改期,这意味着备案工作最迟会将于2017年8月开始。


2016年10月,银监会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指引》,又把P2P网贷平台备案的时间点安排在P2P风险专项整治之后,要求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应当依据专项整治中分类处置的结果,对合规类机构的备案登记申请予以受理,对整改类机构,在其完成整改并 经有关部门认定后受理其备案登记申请。


而这场于2016年4月开始的专项整治,原计划开展一年时间,据此,备案启动时间要从2017年4月开始。


到了2017年6月,由于现实情况较为复杂,包括P2P整治在内的互金整治工作延期一年,所以P2P网贷平台备案启动时间也跟着推迟一年。2017年12月发布的《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57号文),要求各地在2018年4月底之前完成辖内主要P2P机构的备案登记工作、6月底之前全部完成;并对债权转让、风险备付金、资金存管等关键性问题作出进一步的解释说明。


然而,2018年4月,部分地方金融局、金融办开始接到监管部门口头通知,要求暂停发布P2P平台备案登记细则。6月,监管在公开发言中明确表示,行业累积的存量风险巨大,备案工作年内难以完成,正式宣告备案再次延期。


网贷理财


2018年8月,在雷潮已经爆发两个月之后,全国整治办下发《关于开展P2P网络借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的通知》,简称网贷108条,规定整个检查包括机构自查、自律检查、行政核查,规定本次合规检查应于2018年12月底前完成。


2019年4月,在合规检查已延期4个月之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有条件备案试点工作方案》由其他途径曝光,方案提出选择部分地区作为备案试点,试点地区须在2019年4月末前制定具体实施方案并报送全国整治办审核,而试点备案正式启动时间不应晚于2019年6月末。


然而,到了7月6日,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这次会议指出,将在2019年的四季度,在合规检查、接入系统、数据核验等工作基本完成的基础上,将逐一对在线运营机构进行分类管理,多措并举化解风险,将整改基本合格机构纳入监管试点。


与此同时,此次会议还明确了监管下阶段的工作重点,即引导绝大多数平台退出和风险出清,提出“监管试点”代替了“备案试点”,此举也意味着网贷备案已确定再度延期。


备案延期的原因分析


从2016年P2P正式监管文件发布到现在,已经过去了近3年,为何网贷备案却时常反复,至今“遥遥无期”?


从行业、平台以及监管态度看,主要存在以下几点原因:


1、行业新规三年间不断补充更新,新规要求平台持续进行合规整改


监管每发布一个文件,多少都会涉及一个或多个新的合规点,例如:实缴注册资金门槛、一般风险准备金、风险补偿金、投资者出借限额保护等要求。


有些平台按照之前的政策基本靠近原本的合规线了,突然又发布一个新的政策,免不了要继续进行整改。


当前有大量平台还有很多违规业务。许多平台的业务标的比较大,利率相对较高,而消化这些风险需要大量的资金,同时在消化风险的过程中还有可能产生新的风险。


小的平台,船小好调头,整改起来相对容易。相对大一些的平台,或许就没那么灵活了,很多情况下又从基本合规变成不合规了,这是备案屡次延迟的原因之一。


2、行业积重难返,问题较多,短期整改有难度


P2P网贷行业跑马圈地运行了十多年,可以说累积了诸多风险。


对于不少平台来说,每一项合规要点的整治,都需要时间去处理。


同时P2P平台备案细则出得相对较慢。虽然银监会是P2P网贷平台的监管部门,但是真正负责落地备案工作的却是各地方金融办。


但各省发布备案的相关细则多数都是在4月底,这对于部分平台来讲会比较仓促。


3、监管态度慎重,合规稳定是第一要素


P2P备案对于监管来说压力很大。通过监管备案整顿P2P网贷平台市场乱象固然重要,但同时又不可以轻易降低备案标准。


由于P2P网贷平台备案普遍被投资人认为是一种监管的许可。所以P2P平台备案成功,其经营行为就有可能会被投资人理解为监管背书。出于这方面的考虑监管对于P2P平台的备案也是慎之又慎。


而近日,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的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此次会议明确了监管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工作原则,同时会议也明确指出了“良性退出、转型为主”的基本基调。本次会议最为重磅的消息,当属本次会议给出的明确时间点,第四季度有望出现第一批纳入监管试点平台。


当前部分地区由于机构相对集中,检查任务艰巨,还未全量完成,这可能是拉慢整体试点进度的一大原因。


另外P2P网贷备案延期,刨去平台方面的问题,也说明监管层在当前备案进度下,目前还没有形成最终意见,一旦开始试点,就没有退路,所以监管思路和方案必须足够成熟才可发布实施。


当前行业鱼龙混杂,一刀切固然省时间,但同时也会误伤一些平台,反而直接引发了风险。


整个行业或多或少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以及整改其实仍然还不到位的地方,所以才不断进行完善。


4、正式试点之前,必先消灭隐患,清退是备案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9年7月,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会议明确,下一阶段要将稳妥有序化解存量风险、多措并举支持和推动机构良性退出或平稳转型作为重点,引导绝大多数机构通过主动清盘、停业退出或转型发展等方式实现风险出清。


在此背景下,各地监管部门在积极推动辖内网贷机构风险处置工作的同时,加大了机构退出的力度。


目前清退是各地金融局的重要工作,深圳、云南、上海、辽宁、四川、山东、湖南在内的七省市、地方清退涉及网贷机构405家。


目前行业仍有900余家在运营平台,明显高于行业预期的最终备案的平台数量,风险出清尚未完成,清退工作仍然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