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高一米五,头脑值百亿

2017-06-12 来源:硕士博士圈(ID:phdmaster)46876

他出生在日本九州,身上流淌着韩国血脉,不过,这个身高只有1米5的神奇小个子却酷爱孙子兵法,一直以福建莆田孙子的后人自居。他的一生辗转于中、日、韩、美国等地,一半是风险投资家,一半是企业家,36年创造出4000亿美元的财富,他就是孙正义,软件银行的创始人。

 1 



18岁赚到人生中的第一个100万美金


1957年孙正义出生的时候,家境已经没落,祖母经常推着小独轮车在家附近搜集残羹剩饭,做为家畜的饲料。

不过在他5岁那年,父亲经营的酒、弹子等连锁店慢慢有了起色。此后十年,忙于生意打拼,根本无暇顾及孙正义四兄妹的教育,导致孙正义整个青少年时代,并没有什么可圈可点之处,甚至可以用浑浑噩噩来形容。

直到1974年,父亲小有积蓄,觉得孙正义在日本混不出个名堂来,就决定把17岁的孙正义送到美国读高中。正是这一决定,彻底改写了孙正义的整个人生轨迹。

说来也怪,一到佛罗里达,孙正义的学习热情就爆发了出来。他仅用了3周就完成了英语的学习,直接插入圣名学院高二就读。一年后的1975年,孙正义跳级参加美国高考,并以ACT接近满分的高分被加州伯克利经济系录取。

要知道,加州伯克利可是美国的学术重地,世界排名第3,孕育出92位诺贝尔奖得主。毫不夸张的说,校园里随便便便一位教授都是享誉世界的学术权威。

在经济系呆了不到半个学期,孙正义首先练就了一副赚钱的眼光。1975年夏天,当他看到计算机系的学生热衷于玩游戏,18岁孙正义觉得有商机,于是趁着暑假回家的机会,从日本引进了一种电子游戏,准备挨个宿舍推销。

要说起伯克利校园里的谁玩游戏最上瘾,当然首推是中、日、韩三国的留学生。所以,孙正义首先从日本老乡开始下手,然后是韩国,最后是中国。

这期间,孙正义认识了一个高个儿的台湾人,叫陆弘亮,后来两人干脆在校园外租了个房子,大张旗鼓搞起生意来。

当年夏天,身无分文的薛蛮子敲门应聘翻译,孙正义开的工钱是“一小时7美元”,薛蛮子乐得屁颠屁颠的“一年可以赚到7000美元”。

也正是通过薛蛮子等人,孙正义的游戏机在华人圈里打开了知名度,销量蹭蹭上涨,9个月就卖出去1000台,孙正义赚到人生中的第一个100万美元。

不过,由于高中跳级,孙正义的英语基础并没有打牢,导致上西方经济学的时候跟不上老师进度,一堂课没有听懂多少内容。所以,在美国留学的6年中,孙正义除了做生意,其余时间不得不用全部用在学习上,走路、吃饭、甚至进澡盆都捧着书,每天的睡眠时间也就3-5个小时。

大一期末考试,孙正义一下子傻眼了:其他同学都在规定的2个小时答完了西方经济学试卷,他却才做完四分之一。一科也就算了,后来的制度经济学、计量经济学、经济史等科科如此“老爹辛辛苦苦一年掏5万多美元,却门门不及格遭退学,太丢人了!”

换上中国的留学生,要么重修,要么到校外参加个语言补习学校,但孙正义却不这么想“如果考试是日语而不是英语,自己肯定及格。”他直接找到校长办公室申诉“不是我不会,而是语言影响了答题速度”

校长碰到这么一个胡搅蛮缠的也没撤,最后就把问题踢到了加州州长那里。州长一看孙正义一米五都不到,起了怜悯之心,最后居然破格同意了孙正义的请求“考试时可以用字典,时间延长一个小时”,孙正义就这样蒙混过关。

 2 



孙正义用执着+朝气赚到第二个100万


大二下学期,孙正义有一次路过校园书店,无意中看到《大众电子》上面的标题“1英寸将改变整个世界”,那是孙正义第一次听说英特尔8080芯片。

当年夏天,英特尔的创始人,47岁的戈登·摩尔回到母校做了一次演讲。那位老兄在台上慷慨激昂,抛出大胆的摩尔预言“当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元器件的数目每隔18-24个月就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

台下的孙正义听得热血沸腾“激动得像是失去了知觉”,他冥冥中感觉“计算机才是人生最后的归宿”。

于是,孙正义再也想去餐馆刷盘子挣学杂费了“要通过自己的发明创造去赚钱”。他给自己制定一个规定“每天必须想个发明,不管大小”。此后的一年,孙正义的“发明研究笔记”中洋洋洒洒记载了250多项稀奇古怪的想法,如高效的蟑螂药、可除臭的马桶等等。

1976年夏天,19岁的孙正义去劳伦斯国家实验室找老乡玩,无意中得知实验室的一位博士在搞“半导体声音合成芯片”的技术,他马上联想到自己考试的窘境“如果能搞出个语言翻译机,考试就再也不用翻字典了!”

在那博士的帮助下,半年后孙正义还真搞出一个袖珍发声翻译器的专利。然后,他扭头返回日本,挨个到佳能、欧姆龙、松下电器等大公司去推销。

但是,公司前台都是以貌取人,孙正义长成那样,自然连前台那关就过不了,更别说见到总监级别的人物了。

孙正义不死心,最后他动用了父亲的关系,找到夏普的老大、“日本电子产业之父”佐佐木。遗憾的是,佐佐木听了40分钟,也没有听出孙正义的翻译器到底有怎样的前景。

就在孙正义绝望之时,当天晚上他却意外地接到佐佐木的电话“100万美元成交。”怎么回事?原来佐佐木从孙正义的眼睛里读出自己年轻时的影子“执着+朝气”,“与其眼看着成为竞争对手,还不如大力栽培”。

就这样,孙正义又赚到他的第二个100万美元。

 3 



1981年9月软件银行正式成立


此后,孙正义干脆在硅谷开办了一家公司,专门销售电子游戏机以及游戏软件,鼎盛时期达到350部,遍布校园餐厅、酒吧、咖啡厅、学生宿舍等各个角落。

然而,1978年毕业前夕,21岁的孙正义却决定将重心放回日本,原因是“母亲年纪大了”,他毫不犹豫将公司盘给朋友,自己只身返回了九州。

下一步做什么?在美国喝了6年洋墨水的孙正义雄心勃勃“不做就不做,要做就做第一”。

此后,孙正义花了两年多时间做市场调研,跑了1000多个项目,并对其中40个列出了详细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包括未来10年的资产负债表、损益表、现金流量表以及组织结构图。

最后,孙正义决定将目光锁定在软件销售行业“开发软件要冒很大风险,搞不好就栽了,但是软件的销售风险要小得多。”

于是1981年9月,孙正义在大野郊区的一间铁皮屋里正式创办了软件银行,注册资本金25万美元。

开业前一天,孙正义给临时雇的两位员工打鸡血“公司5年之内销售规模将达2.5亿美元,10年之内超过125亿美元,未来公司将是千亿美元,上万人的公司。”

不过,不到三个星期,那两人就辞职了,理由是“天天加班,还不给加班费。”

留不住员工,孙正义就自己跑业务,他一个月跑遍了福冈、长崎等地的42家专卖店和94家的软件公司,并通过佐佐木的关系,找到东芝和富士通,希望它们投资。

刚开始,那几家公司碍于佐佐木的面子,还派几个业务骨干装模装样过来看一下,一看软银刚刚起步就不搭茬了。为此,孙正义相当郁闷。

当年11月份,当孙正义听说大阪要举行全国电子产品展销会时,他决定孤注一掷,一举砸入20万美元“租下了会场最大、距入口最近的展厅,并免费提供给各软件公司”。

开展第一天,观众就被软银展台的大手笔给镇住了,尤其还有一位德高望重的佐佐木老先生站台。结果软银展台前面人头攒动,孙正义整整一天都没有动窝,就连中午上厕所的时候都在发名片,当场就有10多家谈定要与孙正义签约。

这个时候,孙正义显示出过人之处,他只选择了最大的软件公司哈德森签订代理合同,而且签的是独家代理合同,“要和别人合伙,一开始就要和最大的公司合伙。”

果然此后,软银进入了快车道,短短4个月就成为日本最大的软件营销商,一年后控制了日本软件市场40%的份额。到了1982年底,软银的利润已经突破600万美元,并以每年30%的速度在递增。

此时,孙正义想大举扩张,却资金不够。于是他到第一劝业银行申请贷款,接待他的是信贷经理御器谷。

“有房产抵押吗?”“没有”。“有股票质押吗?”“没有”。“那你有什么?”“我有软件”。但是,那位老兄对孙正义的电脑软件一窍不通,听得云山雾罩。

不过,当他得知孙正义在加州伯克利留过学,尤其第一笔生意来自佐佐木老先生时,态度立马变了。此后,正是御器谷游说第一劝业的领导,最终同意贷给孙正义1200万美元。

有了1200万美元进兜,孙正义决定大举进军计算机杂志,他要复仇“此前I/O、ASCII等计算机媒体拒绝刊登软银的广告。”1983年5月,孙正义一口气创办两本计算机杂志《Oh!PC》和《Oh!MZ》以及一本购物指南《TAG》。

但是,搞出版与搞软件销售还是不一样。两个月下来,杂志退货率高达85%,库房里到处堆积如山。此后半年出版业务一直亏本,头9个月就亏掉500多万美元,到了1983初,竟然亏掉1000万美元。

孙正义急火攻心,开始出现神经衰弱,头发一掉就是一大把。更为郁闷的是急性肝炎又犯了,不得不在家养病。等病情稍为稳定后,孙正义就把自己关在家里,一条一条阅读读者意见,他的思路也逐渐清晰“从内容开始做起,完全按读者的要求去做。”

病情康复后,孙正义再次决定豪赌。这一次,他把宝压在了NEC上,而且是250万美元“与NEC形成策略联盟,由软银赞助250万美元在各大电视上做广告”。

好在NEC个人电脑也争气,很快就火了,于是孙正义两本电脑杂志跟着火了“以前每月印5万册,其中4万册卖不出去,现在印10万册,3天就卖光了。”

1994年4月,软银在东京交易所挂牌,年仅37岁的孙正义一跃成为身价超过10亿美元的富豪,软银也成为日本最具规模的软件销售及文化出版公司。

2年后,孙正义更是豪气干云,动用银行31亿美元贷款,上演蛇吞象,一举买下美国的齐夫戴维斯集团全部股权,将旗下的“电脑周刊”收入囊中。

1995年底,软银利润突破1000万美元,股价较年初也涨了一倍多。不过,孙正义却意外发现《Oh!PC》和《Oh!MZ》两本杂志广告费出现小幅回落。

财务总监根本没当回事,孙正义却非常敏感,他把最近一年的广告费逐月做了详细分析,最后的结论是“纸面媒体将走向没落,而互联网会强势崛起”。

软银董事会觉得孙正义小题大做。要知道,当时全世界电子商务交易仅仅3亿美金,网址只有区区的17.7万个。不过,孙正义根本没有不听大伙讨论,直接成立了两只10亿美元的风险基金“必须抢先在互联网项目下赌注。”

此后,孙正义一年中有一大半时间泡在硅谷,他先后在55家新开办的网络公司中投入了3.5亿美元。

1996年8月,杨致远的雅虎进入了孙正义的视野,他判断那是一条大鱼“搜索引擎抓住了互联网的入口”。可惜,当时杨致远并不缺钱,一年有几百万美元的广告费收入,现金流打平绰绰有余,红杉等风投都追着杨致远要投钱。

孙正义想起了孙子兵法里提到的“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他决定玩点奇招。

3个月后,孙正义在斯坦福的宿舍找到杨致远,第一句话就是“你的竞争对手是谁?”杨致远一愣“网景,怎么啦?”当时的网景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风投正劲。

“我这里有1亿美元,一个月内就要投出去,如果你不让投,那我就去投网景。”那可是1亿美元啦!如果真给到了网景,那网景还不放出几十个大卫星来!“成交,算你狠!”

后来,孙正义的那1亿零200万美元就占到雅虎公司33%的股份。仅仅5年过后,孙正义的那1个多亿就变成了200亿美元。

正是投资了雅虎,孙正义看到了互联网的巨大机会,他果断成立软银科技投资公司,决定将“软银”朝互联网“风险投资商”转型。

在此期间,孙正义读了4000多本经营及历史方面的书,尤其是“孙子兵法”更是滚瓜烂熟。“如果没有《孙子兵法》就没有我孙正义”,孙正义用心揣摩为什么兵法13篇第一篇就是计篇,他由此形成自己的投资逻辑:

一看该行业是否能使自己持续不厌倦地全身心投入,50年不变?孙正义不想今天进去,明天就退出来,因为一个行业没有5-8年很难形成规模。

二看10年内是否至少能成为行业第一?只有能够成为第一的事业,才有想象空间,才会不断打破天花板,获得超额利润。

三看别人可不可以模仿?一个值得投资的企业,其商业模式、产品或者管理团队必须有一样独特的地方,让别人无法简单复制。

可以说,1995年-2000年5年间,孙正义不是在看项目,就是在看项目的路上。

1996年12月,孙正义从旧金山飞回东京过圣诞,结果在候机楼遇到了数据现金公司的创始人林奇,两人一见如故,结果一个小时后孙正义就决定投资1540万美元,买下数据现金公司9.5%的股份。

此后,孙正义更是启动疯狂购买模式。4年之内,在全球投资超过450家互联网公司。到了2000年,软银已经拥有美国企业300多家,日本企业300多家,旗下资产规模达到7000亿人民币,一举跻身日本资产规模前5位。

2006年,孙正义更是宣布斥资118.7亿美元并购沃达丰日本公司。当时,尽管沃达丰是日本第三大运营商,但是其网络质量糟糕,内部士气底下,员工流失严重。

收购后,孙正义审时度势,一方面在地铁、车站、楼宇投放了铺天盖地的广告,同时猛然发动价格战“所有加入沃达丰套餐的用户,在软银网内互打电话、互发短信实行免费”。

这两招够狠,仅仅10天用户数就突破了50万,3周后突破了100万。从此之后,沃达丰更是以月增100万用户的速度一路狂增。

到了2013年,软银移动一举成为日本市场上盈利状况最好的运营商,其用户数由原来的1500万增至3000多万,足足翻了一倍。

西方亮了,东方自然也会亮。1994年,孙正义的师弟薛蛮子拉着吴鹰、陆弘亮三人搞了个UT斯达康,主做固定电话。

到了1996年4月,UT斯达康因为业务发展太快,导致缺钱缺得厉害,于是三人跑到东京找孙正义。

按照孙正义的投资逻辑,他对固定电话这类缺乏创新的产品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不过最后薛蛮子提到一句“一人买一部,就是12亿部”,孙正义一下子来了精神,马上决定投3000万美元。6年后,那笔投资足足赚了200倍,也由此拉开了孙正义神奇的中国投资之旅。

 4 



孙正义神奇的中国投资之旅

当年年底,孙正义第一次来到中国,出席UT斯达康的董事会。会议间隙,孙正义站在八达岭长城大声呐喊“我是孙子的后代,血液中的祖先在召唤我。”此后,孙正义每年要来中国3-4趟。

是啊,当时的中国内地互联网普及率25%不到,后面还有五、六亿人在排着队准备上网“商业模式并重要,重要的是产品客户体验好,有流量就有价值。”

转眼到了1999年,第一波互联网浪潮在神州大地激起了巨大的浪花。当时,新浪、网易、搜狐三大门户网站已经开通,百度开始融资,腾讯、阿里也迈出了探索的脚步。

当年10月,孙正义听说西湖旁边的马云刚刚获得高盛5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时,再也按耐不住了。于是,他通过摩根士丹利的资深分析师古塔催了3次,要与马云见面。

马云当然受宠若惊。要知道,当时马云连自己都不知道B2B业务到底将做成什么样。与张朝阳、丁磊、王志东等IT大佬相比,他只不过是一个入门级的创业者。

此后你知道的,孙正义一眼就发现马云与杨致远一样,属于狂热型选手“身上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霸气”。尤其他对马云所提出的互联网将由“网友”时代向“网商”时代跨越的想法大为赞赏。6分钟后,孙正义就决定投资阿里巴巴2000万美元。

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以218亿美元的筹资额登陆纽交所,最高兴的除了马云外,应该就是孙正义了,他旗下的软银所持股份暴涨到580亿美元,15间投资回报率超过1000倍。而正是这一天,孙正义的身价暴涨至166亿美元,登上了日本首富的宝座。

此后,孙正义修正了自己的投资风格“只要跟大陆沾边的项目基本都投,尤其是10分钟之内找到感觉的铁定要投。”

2008年,千橡互动CEO陈一舟拜访软银,孙正义一看到陈一舟、杨宁、周云帆三个斯坦福的帅哥顿生好感,谈了不到10分钟,他的头脑就开始发热,于是陈一舟顺利拿到4.3亿美元的投资。

2011年12月24日,孙正义在上海过平安夜。PPTV具有科学家气质的陶闯仅用7分钟,讲了一半PPT就让孙正义开始兴奋,最后他决定投2.5亿美元,也创下2006年谷歌收购Youtube以来,全球视频行业规模最大的一次融资。

此后,孙正义在内地的投资清单中相继出现了香港亿通 盛大网络、新浪、网易、8848、当当网、携程旅游网、263集团、完美时空、人人网等100多家公司的名字。可以说,孙正义是众多投资大佬背后的大佬。

不过,孙正义也有看走眼的时候。2012年,软银斥资200亿美元收购了美国运营商Sprint,从此软银的噩梦就开始了。

孙正义的初衷是将其与美国第四大运营商合并,打造一支新的电信龙头,不过却被美国电信业监管机构给否掉了,原因是“涉及垄断”。目前,Sprint已经连续5年亏损,未来3年将有100亿美元债务到期。

据称,由此导致软银背负超过1000亿美元的债务。2014年、2015年软银的股价跌幅分别为22%、15%。为了还债,孙正义已经出售其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套现100亿美元,并将芬兰游戏开发商“超级细胞”以86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腾讯。

当然,对于见惯大风大浪的孙正义来说,算不上什么,顶多就是软银36年历史中的一个小浪花而已。

因为他是100%的孙正义,“几乎没一句多余的话,仿佛武侠中的人物:一、决断迅速;二、想做大事;三、能按自己想法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