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单位大院”吗?它在美国卷土重来了

2017-12-28 来源: 及优海外528312

“单位分房”相信很多中国人都不会陌生。


我们很多人,记忆里还留有单位大院的记忆。


住在单位房,吃在单位食堂,托管在单位幼儿园。邻里邻居的都是同事。今天三楼打孩子打得嗷嗷叫,隔天全单位都知道。


大家就这样在一起生活,在一起工作,后代们也在一起上学,一起玩耍,一起长大。

后来,市场经济发展,劳动人才流动性越来越大,单位分房模式消失。


温馨也好,局限也罢,这样的大院生活已经慢慢变成一个遥远的记忆。


“单位大院”在美国卷土重来?

然而,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竟然有“单位大院”回归的迹象。


著名社交网络公司Facebook今年就宣布,要在其位于加州的总部大楼附近,建造起一个新的园区Willow Campus。


新园区将是一个占地23万平方米的“生活空间”,计划设有杂货店、零售区、1500个住宅单元、一间旅店、一个文化中心以及对公众开放的公园和林荫道等。这将是一个集合住宅、办公空间、交通设施以及各项生活服务的空间。

Facebook的住宅将有一部分以低于市场价15%的价格出售,并且给积极搬入的员工提供不低于1万美金的奖励。


虽然Facebook已经做的够开放了,但是还是有很多美国人想起了遥远的“单位大院”,并且对此表示担忧。


是福利还是控制?怪不得大家捏一把冷汗

没错,美国也有关于“单位大院”的记忆。


那是20世纪初,工业化让众多企业体量扩大、人数增多,又由于很多企业在偏远地区,想让员工别今天来了明天走,“企业镇”开始兴起。由企业买下整片的土地,建造厂房、商业和服务机构、学校、医院,甚至负责治安和市政管理工作。


员工呢,在自己工作的地方居住生活,生活设施一应俱全,至于居住,交租金就可以。而企业在建城的各项投入,就可以通过各项营收,主要是通过租金来收回。


不管怎样,建起衣食住行一条龙的城镇,是有立竿见影的作用的。对员工来说,是生活便利和住宿低廉的福祉,对于企业来说也意味着更高效的运转和更高的员工满意度。


当我们把站得远一些、再远一些,平地而起一个城市,真的是撸起袖子就干得成的事情吗?最难的是,要保证一座城镇稳定有序地发展下去,企业该怎么做?


有些企业选择了“当爹”,还是那种很严厉超独断的爹。


铂尔曼酒店品牌的创始人乔治·铂尔曼在1880年建起了一座企业镇,这座企业镇应有尽有,呈现出现代化的特质。在那个时代,一个一应俱全的现代化小镇,可以说是一个鹤立鸡群的存在。员工们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甜头,而社会也给予铂尔曼镇高度的关注和赞美。

铂尔曼镇

但是,好景不长。前面说过,铂尔曼酒店对企业镇的管理属于“当爹”式的。这个爹生怕儿子不听话,生怕儿子以后没出息、不养老,所以拼命想要帮他选择一切本该他自己选择的事。


抱着让企业镇能有序稳定运转的“初心”,铂尔曼对市民——也就是他的员工,管得越来越严。


到最后,员工既不能独立印刷刊物,又不能发表公开演讲,“不守规矩”的员工还会被不留情面地剥夺承租权。


1894年,在经济萧条的情况下,工人们的工资降低了,但是房租竟然还没有改变。在生活成本相对变高,以及生活实际上被监控的情况下,铂尔曼镇的工人们进行了几次大罢工,甚至惊动了联邦部队,还造成了死伤。最终,这个曾经备受关注的企业镇走向了它的终点。


巧克力大王的企业镇却永葆青春

当然,铂尔曼镇这类最终没落的企业镇,并不能说明企业镇这个点子本身就是行不通的。有的企业镇甚至一直留存到了今天仍旧保有活力,比如号称是“世界上最甜蜜的城市”的“好时镇”。


对,就是好时巧克力的好时。


巧克力大王弥尔顿·好时在1903年建造起了这个企业镇,至今,“好时镇”不仅是极少数仍旧活着的企业镇,还仍然保有活力。

这里仍然是全世界最大的巧克力产地,有3个巧克力工厂24小时不停歇地工作着。每天镇上生产的巧克力,光是KISSES一个品种就高达3000多颗。镇上住着1万4千余名市民,每年吸引着10万余人来这里旅游。游客来到好时镇,就是来到一个甜蜜的巧克力王国,吃巧克力能吃到忘却人间,就连路灯都是巧克力的形状。


要说好时先生的好时镇永葆青春的诀窍,就是不“当爹”,而是当一个尽职尽责的管家。


铂尔曼先生为了保证企业镇的稳定有序,希望企业镇是相对静态的,就这么两耳不闻窗外事,做一个岁月静好的小镇。那么市民当然也是统一管理比较好,因此他渐渐越来越追求市民言行的一致化。


好时先生做了和铂尔曼先生截然相反的选择。


他在建造起一座现代化小镇的同时,不仅极大地丰富城内的娱乐活动,而且接入铁路,让好时镇的居民可以随时去别的地方购物、游玩。


除此以外,好时先生对住宅的供给也很有自己的一套。和大部分企业镇租房子给员工的做法不同,好时先生鼓励员工购买或者建造房屋。而好时先生自己,每年也会壮士断腕,拿出一大笔钱去建造和维护小镇。

1942年的好时镇

在那个时代,好时镇的设施就相当时髦了。不仅住宅、餐馆、零售店、学校、医院一应俱全,还有体育馆、剧场、巧克力温泉等娱乐设施。生活在这里不是员工为工作就近凑活的选择,相反,这里的生活也许比外面更舒适,更有趣。在经济萧条的时代,好时镇却拔地而起了新的酒店和体育场,日子过得比“外面的人”好得多。


好时先生也许确实一度建造起了一个“乌托邦”,但是他反而不是抱着建造乌托邦的心,而是抱着建造一个真正的城市的心。


这使得即使是在他死后,好时镇仍旧依靠着和外界的联系、多元化的信托基金和基金会、完善的各项设施,而一直保持着青春靓丽。


现在,好时镇的实际管理者已经从好时公司变成了一个5人组成的委员会,完成了这个交接,好时镇生于好时,却不再完全受制于好时,真正成长为一座城市。同时,好时镇的特色依然是巧克力,巧克力大王好时先生用这个方式永远拥有它。

好时镇乐园

所以,对于Facebook来说,要通过宣传自己的福利来“拥有”员工,显然已经过时了。何况在这样一个终生供职几乎不复存在的时代,人们很频繁地跳槽,静态、封闭、完全依赖于企业的“脸书镇”一定不是出路。

 

从Facebook现在的做法——住宅商品化、接入铁路等——来看,“脸书镇”也许真的可以通过努力变成下一个好时镇。


不过如何维持一个新生活空间给员工带来福利又维护他们自由的同时,保证自身的稳定和有序,是一个挑战。会有多少员工愿意住进脸书镇,也让我们拭目以待吧。